經緯中國黃云剛:回顧投資滴滴快的決策過程

經緯創投 · 2015-10-11 10:58

8日,上海向滴滴快的頒發第一張專車平臺的資質許可。我注意到許多朋友都在為上海點贊,亦在為市場力量倒逼改革之成功而感到開心鼓舞。專車總算合法化了,等到這一天,相信許多人的內心激動無比。

hyg

10月8日,上海向滴滴快的頒發第一張專車平臺的資質許可。我注意到許多朋友都在為上海點贊,亦在為市場力量倒逼改革之成功而感到開心鼓舞。專車總算合法化了,等到這一天,相信許多人的內心激動無比。

從2013年上半年作為“快的打車”的A輪領投方,經緯有幸深度地去參與這個變革的過程,雖然從一開始就相信這個事情會發生,但當它真正到來的時候,仍然感慨良多。

回想參與投資滴滴快的這一路來的發展過程,盡管燒錢、影響老人叫車、黑車等現象曾引發無數爭議,但叫車軟件的普及的的確確便利了人們的出行。他們通過市場力量真正改變了行業格局,同時也促成了一家估值過百億美金,覆蓋專車、順風車、出租車、快車、代駕、巴士等多條產品線的一站式出行平臺。

套用著名投資人Bill Gurly曾經說過的話,All markets are not created equal. 坦白說并非所有的O2O都能做大,并非所有的市場都能靠錢砸出來。叫車軟件之所以能夠殺出重圍,成長為百億美金的平臺型公司,是因為滴滴快的模式是最為經典的交易平臺模型,這個“經典”可能是沒有之一的。

回顧投資決策過程:首先要想清楚五個問題

滴滴和快的在2013年上半年之前的相當長一段時間融資都不順利。資本市場對打車軟件存在爭議,沒有VC看好這個領域。當時投資快的打車面臨內外部很多壓力,經緯最終順利投資快的打車,真是無比幸運。

在當時外界普遍擔心的問題有如下五個:

1)不補貼就不會有人用

2)司機不會用智能手機

3)乘客和司機都會逃單,體驗差

4)不可能賺到錢

5)政策風險

當時我們對前面四個問題的回答,經過嚴密的思考,得出的結論都是非常樂觀的:

1.不補貼就不會有人用,意思是說這個市場是不存在的。說這種話的人大多數是沒怎么用過打車軟件的人,只要體驗一次,就知道它的便利性。其實真正急的時候,乘客加多少錢都會用。

2.司機不會用智能手機。跟司機聊過天就會知道,打車軟件代表一種非常先進的生產力,效率提升是指數級的,它能夠幫助司機多帶客戶,并且減少空駛。因為可以多賺很多錢,司機無論如何也會嘗試學習使用,況且產品越做越簡單,學會使用不會太難。

3.乘客和司機會逃單是因為打車大戰初期,多個平臺共存,都還沒有建立嚴格的評價體系,一旦形成完善的評價機制,這個事情也會得到解決。

4.上海的大眾出租車公司的電調每次向乘客收費4元,平臺抽2元,證明這個市場是可以收到錢的。并且很早之前,我就觀察到很多五星酒店門口,有出租車司機會為拿到去浦東機場單子,付給門童二三十塊錢。

前四個問題通過訪談和一定的推理,都能得到很好的解答。加上市場規模的計算,我們當時非常有信心快的打車能做成一家10億美金估值的公司。

曾因為政策風險差點放棄投資快的打車

在理清楚上面的4個問題之后,政策風險是最困擾內部決策的點,擔心打車軟件遭政府取締。這個問題我們糾結了好幾天,還差點因為這個原因放棄投資,現在想起來還心有余悸。

2013年之初,經緯內部就已經決定要投資快的打車,準備出Term的前幾天,深圳出臺政策,禁止出租車司機使用打車軟件,運管還強制卸載打車軟件,后來上海也效仿,禁止打車軟件。

那段時間我一直都非常糾結。一天傍晚,我一個人走到公司樓下,坐在黃浦江邊的椅子上發呆,想了一個多小時,仍然沒有答案,非常郁悶。我掏出手機用快的叫了一輛出租車回家,在車上我一如往常地跟司機聊打車軟件的各個細節,聊到政府不讓用打車軟件的事。

司機異常激動地說:“要是釣魚執法,我們所有司機都會聯合起來,不可能讓他們取締……”

聽到這里,已經有結論了:打車軟件的效率相比傳統叫車是指數級的提升,給乘客帶來顛覆性的叫車體驗,同時給司機帶來更多的客人和更少的空駛。這種先進的生產力必定改變原來的生產關系:只要公司跑的足夠快,覆蓋足夠多的城市和服務足夠多的乘客用戶和司機用戶。他們就會聯合起來說打車軟件的好話,保護打車平臺。想到這里,下定決心投資布局這個領域,就是經緯順理成章的決定了。至于我,到現在仍然非常感謝那個出租車司機,是和他的談話堅定了我們投資快的打車的決心。

相信市場的力量

感謝滴滴快的團隊的努力和執著,通過自己的力量改變了億萬人的出行方式,通過市場的力量倒逼改革,讓我們看到希望。這就是交易平臺的魅力,這就是移動互聯網的魅力。我們相信市場的力量,希望經緯有幸能夠繼續支持更多有夢想和執行力的團隊,通過一個個互聯網產品改變億萬人的生活方式。

(文章來源:經緯創投)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