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東南亞AI創業的心得

欒煥博 · 2020-08-21 10:27

在東南亞做AI永遠不會太早

新加坡作為東南亞包括人工智能在內的任何深科技的區域樞紐,給創業者同時帶來了機遇與挑戰。 

一方面,新加坡的公司可以輕松進入其他東南亞國家/地區拓展業務。同時,該地區大部分地區的市場和行業都不夠成熟,對深科技的采納和應用比中國和美國都要滯后很多。文化,語言和政治環境的差異也讓包括AI在內的任何科技行業的拓展過程充滿挑戰。

v2_f7c224585cb549c0bc07ae79c99c570f_img_000.png

在東南亞做AI永遠不會太早

因為上述的原因 - 很多國內的朋友會問我們,你們在新加坡、或者東南亞做AI是不是太早了。

然而,我們可以比較一下新加坡和中國,尤其是北京的市場。新加坡處于AI進化和適應的早期階段,市場其實并不那么擁擠。而由于種種原因,往往你在這里遇到的客戶會更專業、更開放、更愿意以一種協作的方式一起成長。 

另一方面,北京,或者中國國內,是一個更成熟,更具進取性和競爭性的市場,人才和資本也豐富得多。但是,對于AI公司的創業者來說,要建立具有高標準門檻的獨特競爭優勢已經變得越來越困難。

比較下來,在新加坡和東南亞一個主要困難是由于市場成熟度,我們需要為客戶做更多的事情,但這絕對不是太早。就像東南亞大多數國家/地區跳過PC時代并直接進入移動互聯網時代一樣-我相信這樣的跳躍同樣適用于AI企業技術。

很多客戶其實渴望一步一步能夠通過AI來實現數字化、自動化以更高效地面對未來的競爭和挑戰。所以,我們的很多項目都是從零開始構建專用于AI的數字和自動化基礎架構 - 在企業層面可以實現跳躍式的發展。

COVID-19的影響

對于任何創業公司而言,挑戰無處不在。我想對我們這一群科研背景的創業者來說, 最困難的是要能夠將技術優勢轉化為可以規模化的商業機遇。

Covid-19的全球大流行讓這個困難變得更加突出。而且這個挑戰是全方位的。

首先是內部團隊。當疫情剛剛爆發時,每個人都不確定會帶來什么影響以及會持續多長時間。然后是出行限制,社交距離以及遠程辦公等問題。每個人都必須調整其工作和生活方式以適應新的社會規范。保持團隊的凝聚力和戰斗力是一項挑戰 - 尤其是在有很大的外部不確定性的情況下。

其次是外部市場。Covid-19的爆發嚴重影響了許多行業。印尼和菲律賓的情況尤其嚴重,但是其他國家由于外向型的經濟也受到了很大的影響。大型企業包括銀行和金融機構等也不例外,因為所有計劃和預算都需要進行審查和調整,這意味著銷售過程的延遲和不確定性。

此外,資本市場動蕩不定,自Covid-19爆發以來的最初幾個月,早期風險投資幾乎停滯 - 尤其是對2B的領域。這個領域之前比較活躍的戰略投資者也在短期內變得更加謹慎。

然而,如果把時間線放長這很可能是一個大的轉機。這個時期我們和客戶、合作伙伴以及生態系統的其他人交流反而比以前更多了 - 也意識到大家都在利用這個時期認真思考他們的數字化戰略,如何進行更好的成本控制,更快實施轉型和新技術的應用。 

人才和團隊

有朋友可能說,新加坡這么小的地方,人才肯定沒有北京那么充沛 - 也沒有中國龐大的教育體系能夠源源不斷輸送新鮮血液。

其實,在新加坡或者東南亞尋找最優秀的人才與世界其他任何地方一樣困難。高素質的中層AI人才是真正的稀缺資源。幸運的是,新加坡有四所世界知名大學,這些大學為我們提供了不錯的人才庫。

作為一家立足于清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聯合AI研究中心的公司,我們擁有進入中國人才市場的廣闊渠道,這使我們能夠在新加坡和中國建立研發團隊。大多數聯合創始人和高級團隊成員都擁有博士學位或者有AI技術學位相關背景。在建立6Estates之前,該團隊在AI / NLP研究中積累了超過10年的經驗。

我們的團隊一直積極從事前沿研究。例如,在過去的幾年中,我們為頂級AI / NLP會議貢獻了多篇AI論文。這是我們在業務發展和人才吸引方面的獨特競爭優勢。

我們的工程師知道,他們將受到頂級AI科學家的指導,并且他們將始終致力于6Estates中最前沿的技術研發。這也將有助于我們吸引,培養和保留頂級AI工程師。

同時,上面提到的中國和新加坡兩地團隊給我們的人才戰略其實帶來了很大的靈活度。喜歡在北京的激烈環境的工程師和喜歡給自己家人在新加坡一個舒適環境并且能夠安心做研究開發的 - 都能在這邊找到合適的位置。 

而且,新加坡和北京之間是沒有時差的。 

為金融機構創造魔力

眾所周知,人工智能可以應用在很多不同的領域和場景。為了使我們的技術更好地解決現實世界的問題,我們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只有這樣,AI才對客戶和整個社會更有價值。

過去幾年,我們一直專注于機器學習和自然語言處理及其在金融科技中的應用。當前的產品組合可為金融應用提供智能流程自動化。特別是,我們有一款主打產品特別專注于讀取和處理復雜的業務文檔,以及將非結構化數據轉換為結構化數據并進行分析比對。

在這一階段,我們有兩種規模化的產品。第一個是針對貿易融資業務的“ LC Automize”。它有助于銀行和其他金融機構中的貿易融資業務團隊提高效率并減少人為的錯誤。它為信用證處理掃描的輔助文檔,自動提取目標字段,并執行規則和合規性檢查。

第二個產品是“ FA Automize”,它是專門為財務分析相關任務量身定制的。它以財務文件作為輸入,例如年度和季度報告。系統會然后自動提取關鍵信息,并通讀文檔以進行財務分析。最后,它將根據用戶需求自動生成摘要報告草稿。

其實,兩個產品都是幫助金融領域的特定場景節省大量的重復性處理和審核工作的人力,并減少出錯的幾率。

發展中的韌性

憑借扎實的技術基礎和業內經驗豐富的資深AI領導團隊,我們有信心逐步將更多產品推向市場。

我們也一直在收到來自來自以新加坡和印尼為主的東南亞主要國家各個行業的請求,希望我們能夠幫助他們解決遇的問題和挑戰。

其實,我們開發第一個商業化案例的初始階段花費了很長時間。我們的技術人員傾向于以與實際業務決策者不同的方式對待世界,雙方需要時間和精力來磨合確認協作的優先級和實施。這些年,我們其實也經歷了從過度的自信到情緒低落的幾次來回;我很高興我們現在處于正確的軌道上,可以為我們在多個領域的客戶傳遞更多的價值。我們也認識到這種磨合和開始的彎路其實是很有必要的,早期踏過這些坑后來的成長才能夠更加踏實和穩步。

根據我們的經驗,我們對有抱負在東南亞和其他新興市場創業的真AI公司的建議是“耐心等待并同時充分準備”。因為采用AI解決方案就像招募新員工一樣,首先你需要投入了足夠的時間培養和磨合,才能形成高效的團隊。

如果您閱讀有多次創業經驗的美國著名風投安德森·霍洛維茨(Andreessen Horowitz)的著作《創業維艱》,你就會知道,任何一位出色的CEO共通的最重要素質就是不輕易放棄。這尤其適用于偉大的AI初創公司,通常你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才能準備好第一款產品,可一旦你順利跨過這個坎,你將享受到令人振奮地飛一般的感覺。

如果你認為我們的技術可能會有所幫助,或者我們可以共同開發用例,歡迎和我們聯系,一起探索。 

*作者:欒煥博,清華大學博士,主攻自然語言處理與知識圖譜。擔任CEO的公司6Estates和視覺領域的AI公司ViSenze同樣由清華大學和新加坡國立大學聯合的NeXT研究中心孵化。

*本文原文投稿是英文,由墨騰團隊Yusuf翻譯。

文章來源:微信公眾號“墨騰創投”(ID:MomentumWorks)

作者:欒煥博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