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周駱美琪:如今香港創業環境跟4年前已是兩回事

藍爽爽 · 2019-11-13 11:28

現在有了政府的大力推動,很多私人企業都有興趣去尋找好項目和好產品來輔助自己商業的發展。我看到越來越多的基金包括家族基金、天使投資人、VC在香港找項目。

據香港特區政府投資推廣署統計調查結果顯示,2019年香港初創企業數目為3184家,較2017年上升42.8%。這些初創企業的主要業務包括金融科技、電子商貿、供應鏈管理及物流科技、資訊、電腦及科技等。

自2000年科網股泡沫覆滅后,香港似乎就與科技創新無緣了,傳統四大支柱產業一直撐起香港GDP的一片天。

隨著新經濟的火熱發展,香港意識到,再不投身到這波浪潮中,就真的會被互聯網時代拋棄。

2015年11月,香港正式成立了創新及科技局(以下簡稱“創科局”),統籌推動香港創新科技和信息科技的發展。同年,阿里巴巴宣布在香港設立“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為合資格的香港創業者提供包括初創、成長及擴展等不同階段的資金與指導,幫助他們實現夢想,同時讓香港更加多元、更有活力。

一場自上而下掀起的創科浪潮自此開始興起,香港的創科生態正在慢慢重塑起來。

1_副本.jpg

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執行董事周駱美琪接受創客貓采訪

自上而下的創科浪潮

以前說到香港的創業環境,可能很多人的第一反應就是,香港真的適合創業嗎?創業本就風險極高,而香港超高的生活、創業成本讓很多初創者都不敢輕易嘗試。

“2015年那時我在香港能找到的VC朋友很少,雖然PE很多,但他們沒興趣看初創,那時候的VC很多都只是有個辦公室在香港,但他們平常都在內地。”說到2015年以前香港的初創環境,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執行董事周駱美琪如此說道。

但這一情況在2015年之后開始發生轉變,從政府到社會各界,都在創科方面傾注心力。

2015年成立創科局之后,2018年初,香港政府新增500億預算支持科技創新發展;同年4月,港交所IPO新政落地,開始施行“同股不同權”政策,吸引了小米、美團等新經濟公司赴港上市;另外香港創科局還推出了“科技人才入境計劃”、“大學科技初創企業資助計劃”等政策...

香港大地產公司也在減輕創業者辦公成本上給出支持。為響應香港政府關于“青年共享空間計劃”的號召,新鴻基地產、信和集團、英皇集團等公司,將旗下的辦公空間優惠租給創業者。而香港科學園和香港數碼港這兩大支持香港創科的“基地”,也給予初創者許多優惠政策。

另外,民間機構也是一股重要的力量,紅杉資本聯合來自香港的教授們共同成立香港X科技創業平臺,募集了香港X基金;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則是阿里巴巴集團的非牟利項目,規模10億港幣,目前已經投資了30個多項目,其中包括GOGOVAN、Welab兩家獨角獸,以及日日煮等明星創業公司。

根據畢馬威對過去六年風險投資所做的分析顯示,投放在香港初創企業的資金增加了逾20倍。同期私人風險投資資金的平均交易規模也增長了35倍以上。

“現在整個生態圈都活躍起來了。”作為最早一批投身香港創科浪潮的參與者,周駱美琪覺得如今香港的創業氛圍與4年前已經是兩回事。“現在有了政府的大力推動,很多私人企業都有興趣去尋找好項目和好產品來輔助自己商業的發展。我看到越來越多的基金包括家族基金、天使投資人、VC在香港找項目。”

阿里從1999年成立起在香港就有一個辦事處,即便是科網泡沫的時候,阿里把很多外地的辦事處都關掉了,也沒有關掉香港的辦事處,一直保留到現在。

“馬老師(馬云)對香港是很關心的,也希望可以支持香港的創業環境。過去香港的經濟環境還是著重在金融服務、地產,但香港的年輕人是很有能力在創新創業去做更多的事情,只不過沒有人可以幫他們一把。所以我們希望通過這個基金可以幫他們一把,當然也是希望利用我們的影響力讓更多人,無論是政府、企業,或者個人更關注這方面,從而更好來幫助香港年輕人。”周駱美琪說道。

投資香港  推動香港的初創發展

在考察篩選了一批GP后,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選擇戈壁創投作為這支基金的GP。由于起步早,當時周駱美琪在香港并沒有找到適合的VC來管理基金,所以她便去了深圳、上海尋找。戈壁創投的創始合伙人曹嘉泰和劉偉杰都跟香港很有淵源,當時科網泡沫之后他們雖然去了上海,但也希望能回到香港,為香港做一些事,推動香港的初創環境。這個理念跟阿里香港基金的初衷很吻合,特別有使命感。

“我們雖然不是一個NGO,但我們的基金是一個公益項目,我們承諾基金退出后的回報都是放回基金,繼續滾錢,投資更多項目,而不是給回阿里集團。因為馬老師做公益的理念是一定要可持續性的,所以雖然我們是很商業地去運營這個基金,但承諾把回報重新投到基金里,就是希望基金能夠可持續發展,越做越大。”周駱美琪笑著說,希望可以投到更多個“阿里巴巴”,這樣就有更多的回報可以去做其他項目,繼續推動香港在創新創業方面的發展。

在運營方法上,阿里香港創業者基金跟一般VC一樣,不過在投資領域上沒有任何限制,并不會僅限聚焦在阿里的生態范疇內。整只基金唯一一個限制條件就是,投資的公司要跟香港有關,以此來培養更多標桿企業出來,影響更多的年輕人去創新。

在所有的投資項目中,目前30%是金融科技領域的公司。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金融科技應當發揮香港金融服務業的優勢,從而成為香港發展的新動力。香港有很多優秀的金融人才,他們在看到傳統金融行業里的痛點或者創新的機會后,就會選擇出來創業。

“我覺得香港金融科技的公司還是很不錯的,我們會一直會關注這個領域,我們跟香港數碼港合作得比較多的也是在金融科技領域。”

商湯的誕生,讓大家看到香港發展人工智能的潛力。阿里巴巴、商湯科技及香港科技園在2018年成立了“香港人工智能實驗室”,并同時推出“初創公司加速器”,支持人工智能相關的初創企業。周駱美琪表示,阿里在電商、物流方面有豐富的實戰經驗,可為其他AI初創企業提供應用場景,測試他們的技術及工具。在挑選支持對象方面,主要考慮研發內容的深度及創新性,并重視團隊的組成。

投資機構可以給創業者的,除了錢,就屬資源最重要。這一點,背靠阿里這個大集團,阿里香港創業者基金自然有更多的資源給到初創者。比如他們投資的Pickupp是一個集合不同運輸模式的電子運送平臺,在香港起家,一開始就鎖定要去東南亞發展。基于此,基金給Pickupp對接了阿里的子公司Lazada——東南亞地區最大的在線購物網站之一。目前雙方合作得很緊密,這對Pickupp來說,可以讓商業模式成長得很快,對Lazada來說也是大有好處,因為找到一個初創企業給他們提供一個解決方案,來解決最后一公里的運輸問題。

“我經常跟被投公司說,我就好像一個媒人,給你對接跟你可以合作的公司和資源,但最后你們能不能拍拖、結婚、生子,那就只能看你們自己了。”周駱美琪說。

2a524298.jpg

2019 JUMPSTARTER大賽決賽

左手項目,右手投資者

根據阿里巴巴香港創業者基金跟畢馬威做的聯合調查報告顯示,香港創業者或有志創業的學生從家庭中獲得的支持仍然不足,只有21%的受訪創業者和16%的受訪學生認為香港家長樂于鼓勵子女創業。

香港數碼港主席林家禮在接受創客貓采訪時就曾指出,香港以前的家長都希望孩子出社會后打一份工就好了,其實這樣就把年輕人創業的那把火熄滅掉,所以他認為家人要多點包容,創業是給香港年輕人另一條可選擇的路。

“香港整個創業氛圍雖然比4年前好很多,但比起其他地方,我覺得還是有一段路要走。”周駱美琪說到,這也是JUMPSTARTER大賽舉辦的初衷,“明年2月份是我們JUMPSTARTER大賽的第三屆,這個大賽是2017年開始舉辦的,當時我們運營基金一年多了,但還沒給整個創業生態圈帶來很明顯的影響,所以我們就決定要做一些比較普遍的活動,比如創業大賽,我們也會跟海外一些大賽學習,吸引更多人參與進來。”

香港是一個很包容的城市,它既大力扶持本地的創業者,同時也歡迎世界各地的創業者、投資人到港創業投資。現有的初創企業里不少是從海外過來香港,這對于他們之后去大灣區、內地或者東南亞發展都有好處。另外,東南亞是內地企業出海的首選,香港作為內地企業出海的窗口,伴隨著這股內地企業的出海浪潮,香港科技創新的發展也將獲得巨大的助推。

所以,首屆JUMPSTARTER大賽還只是集中在香港地區,但第二屆開始就擴散到其他國家跟地區,第三屆一共在8個城市開設賽區,收到超過2000個項目計劃書。

“我們要給香港初創者一個機會,看看其他人在做什么,有一個比較,同時有機會去交流,我們的初衷就是希望所有人都更支持年輕人在創新創業方面的發展,擴大初創的多樣性。”

JUMPSTARTER大賽可以讓內地、海外的創業者更好認識香港的創業氛圍,但同時,香港創業者也不能只著眼香港市場,應該積極走出去。粵港澳大灣區對于香港創業者來說就是一個極大利好。“我跟香港創業者提建議的時候經常說,大灣區是一個7000多萬人口的市場,無論是人才、技術的交流,還是潛在市場,對他們來說都是很好的機會。”周駱美琪說。

一邊通過大賽聚集更多項目,另一邊在投資人方面,周駱美琪也在積極接洽,以此來讓整個創業生態圈更良性運轉。

近日,周駱美琪正式成為香港數碼港投資者網絡策劃小組主席。在過去兩年內,數碼港投資者網絡累積超過100家投資者,包括創投基金、私募基金、天使投資者和家族投資辦公室等,為網絡內的投資者及數碼港初創企業促成了26個項目的對接,總投資規模超過3.6億港元。

“接下來我要花多點時間去了解網絡里這些成員的投資重點,這樣不僅可以推送一些相關的項目給他們,也可以作為我們內部的交流。”她表示,很多時候不投一個項目可能是自身不太懂那個行業,因為看不懂所以很難決定去投錢,但項目本身的產品和團隊是不錯的。“如果我們有一些專業的投資伙伴可以一起去投資的話,那這對生態圈來講是好事情,第一可以吸引更多的投資機構進來;第二,可以幫助不懂的投資人以后變成一個懂某個行業的投資人;第三,可以帶給初創者更多的價值。”

有政策支持的創業環境,有資金,有初創團隊,亦培養出8只獨角獸企業,香港的創業生態系統已經具備了所有可持續發展因素。但想要成為國際科創中心,香港還需要克服重重困難,但至少現在已經可以看到科技創新帶給香港的一些新風采和新活力。

(以上為創客貓專訪報道,轉載請注明來源)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