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眾多大佬資本于一身的蔚來汽車仍然長路漫漫?

劉曠 · 2018-03-05 17:43

蔚來汽車在京東、騰訊、小米、百度等巨頭的投資下,擁有充足的資金來支持發展。作為中國第一個將互聯網造車落地的車企,蔚來汽車獲得了諸多關注。而在獲得諸多融資的背后,也顯示出了這將是一場壯觀且持久的“燒錢”之戰。

gongsi-weilaizhongxin.jpg

(圖片來源網絡)

根據中國汽車工業協會發布的2017年中國汽車產銷數據可知,去年,我國的汽車產量為2901.54萬輛,銷量為2887.89萬輛,同比增長了3.19%和3.04%,增長速度較之2016年同期下降了11.27%和10.61%。下降的原因主要由以下兩方面所造成:一來購置稅優惠縮小,乘用車市場在2016年底呈下滑趨勢;二來,政策對新能源汽車的扶持。

在此情形之下,新能源汽車進一步得到了發展,特斯拉、蔚來汽車、小鵬汽車、樂視汽車、智車優行等企業也陸續出現。除了國外早已經落地的特斯拉之外,在2016年11月,蔚來汽車推出了6輛超跑蔚來NIO EP9,正式將互聯網造車這一概念落地。

轉型成功,互聯網造車登上舞臺

在傳統汽車行業競爭日益激烈的市場環境之下,行業獲利率在不斷地下降。為了推動市場發展和更好地實行環保措施,國家對推出互聯網汽車和新能源汽車的企業給予大力度扶持。在國家政策的支持和市場壓力之下,2014年,互聯網造車企業開始逐漸進入市場,而2015年被稱為“互聯網造車”元年,蘋果、樂視、谷歌等不少互聯網企業紛紛宣布進入互聯網造車領域。

“造車是一件很‘燒錢’的事,沒有200億的資金準備,最好別想進來。”這是蔚來汽車的發起人之一李斌曾經說過的話,也是互聯網造車最實際的情況,沒有充足的資金,汽車根本造不起來。去年,共有七家互聯網造車企業獲得了融資,其中,蔚來汽車在2017年3月份獲得了由百度資本、騰訊領頭的6億美元戰略融資,在11月份獲得了由騰訊領投的10億美元D輪融資。自2015年開始到2017年,蔚來汽車共完成了六輪融資,融資總額高于143.19億元。

蔚來汽車是在2014年由前易車CEO李斌、京東CEO劉強東、汽車之家CEO李想、騰訊CEO馬化騰以及高瓴資本、順為等投資機構聯合創立的,有包括百度、小米、京東、聯想在內等56位企業進行投資,集結了當今中國互聯網界的大佬,在渠道以及宣傳方面,這些投資者可以給蔚來汽車大開方便之門。

剛創立不久的蔚來汽車并沒有選擇自己建造汽車這一條路,而是通過OEM來對汽車進行研制,從而與大型汽車廠商——江淮汽車進行合作,大大減輕了產品研發的難度。在2016年4月份,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就電動汽車領域正式簽訂戰略合作協議,雙方在此次的合作規模達到100億人民幣,用以對電動汽車的研發。此外,除了江淮汽車,蔚來汽車還與長安汽車有合作關系,對產品的研發多了一層保障。

蔚來汽車CFO謝東螢表示,在2017年12月16日發布的1萬輛ES8已經全部賣出去,這意味著這家互聯網造車公司已經逐漸步入正軌。蔚來汽車的“開門紅”與政策的扶持也有很大的關系。據悉,蔚來汽車所生產的每輛汽車都能獲得政府約4.8萬元的扶持。

金錢的較量,蔚來汽車負面纏身

如今,在互聯網汽車這個市場上,企業要想盡快推出產品、優先搶占市場份額,就得有雄厚的資金來維持企業的運營與產品研制。而就這方面來說,蔚來汽車在京東、騰訊、小米、百度等巨頭的投資下,擁有充足的資金來支持發展。作為中國第一個將互聯網造車落地的車企,蔚來汽車獲得了諸多關注。而在獲得諸多融資的背后,也顯示出了這將是一場壯觀且持久的“燒錢”之戰。蔚來汽車在發展中存在的一系列問題也不容我們忽視。

對內,在2013年,江淮被爆出“生銹門”事件,使企業陷入了信任危機,導致江淮汽車市場份額下降。在去年1月到11月期間,江淮汽車銷售總量僅有20.3萬輛,下降了38%。之后蔚來汽車與江淮汽車的合作,在一定程度上也給蔚來汽車的品牌形象帶來了不好的影響。雖然蔚來汽車明確表示過汽車是在全新的工廠完成的,不過還是不能消除用戶的懷疑心理。且,蔚來汽車作為行業的新起之秀,缺乏對汽車生產的經驗,而江淮汽車則是在大規模生產高端車型的經驗上稍顯不足。

在外,蔚來汽車在互聯網造車領域除了要面對來自國外特斯拉的圍堵之外,還面臨著國內小鵬汽車等互聯網造車企業的威脅。特斯拉在互聯網造車領域中算是元老級別的企業了,無論是在市場占有率還是在品牌影響力上,特斯拉都要比蔚來汽車要更勝一籌;而國內類似的互聯網造車企業也得到了很好的發展,像是小鵬汽車已經獲得了高于50億元的融資、威馬汽車獲得了不下120億元的融資等。此外,還有大眾、通用等傳統汽車巨頭也開始進軍電動汽車市場。面對國內外如此強勁的競爭對手,蔚來汽車的壓力可想而知。

再者,與其他互聯網造車企業不同的是,蔚來汽車在對汽車續航問題上提出的是“換電”模式,即在汽車電量不足時到指定換電站進行更換電池。雖然據李斌所說,蔚來汽車推出的換電模式可以檢測電池安全性,還可以拿政策補貼。但換電模式前期耗資巨大,而如今蔚來汽車對產品的定價使得其難以提高汽車產量,企業回資難。

另外,從長遠來看換電模式并非一勞永逸。在2013年,特斯拉也曾推出過換電模式,但由于換電模式對技術和市場都有高要求,使得每次換電池所花費價錢比燃油車加油要貴的多,引起用戶諸多不滿,在2015年特斯拉就已宣布放棄換電模式。“換電”模式推出以來,相關企業基本都以失敗告終。雷諾汽車CEO戈恩曾經斷言:“換電模式是死路一條”。如今,蔚來汽車重新啟用“換電”模式,并不太被市場所看好。

就目前的發展情況來看,在中國的互聯網造車這一行業,蔚來汽車在國家政策扶持、多家互聯網巨頭的保駕護航下,2016年至今陸續研制出超跑蔚來NIO EP9和ES8,且第一批發布的ES8都已經銷售一空。但是,蔚來汽車發展中存在的問題仍舊不容忽視。

趔趄前行,蔚來汽車如何化痛點為動力?

根據市場相關數據分析可知,去年,全球的電動車銷售量高于122萬輛,同比增長50%,且電動汽車在全球汽車總銷量中的占比已經高于1%。由此可看出,互聯網造車這一領域在未來具有很大的發展空間。而今,作為電動汽車中的新貴,在56位投資人的加持之下,蔚來汽車的發展可謂是備受關注。

就目前的互聯網造車市場來看,蔚來汽車在發展的過程中雖然存在許多的負面因素,但只要將這些痛點都一一解決掉,那么蔚來汽車在市場上的發展將上升一個階段。

由于蔚來汽車沒有電動汽車生產資質,這使得其不得不尋找一個合作對象來對汽車進行研制,而其進行合作的江淮汽車曾因為“生銹門”事件導致企業形象和市場份額都呈現下滑的狀態,這也使得蔚來汽車的品牌形象大打折扣。因此,目前蔚來汽車最為關鍵性的問題就是要提升用戶對品牌的信用度。除了從加強產品質量上入手之外,企業還可以在不泄露商業機密的情況下,在產品的選材、焊接、制造、運輸等生產鏈上實行透明化機制,給用戶提供一些相關的材料證明以及數據分析,讓用戶能夠更深入了解產品,提高用戶對品牌的認可度。

其二,深耕核心競爭力。相比較“先入局者”特斯拉來說,目前,蔚來汽車在市場份額以及品牌影響力方面都不占優勢。因此,為今之計,蔚來汽車最為重要的就是打響自身品牌效應,通過不同的渠道來為蔚來汽車造勢,增加品牌的關注度。此外,面對國內的小鵬汽車、威馬汽車等互聯網造車新秀的不斷追趕、競爭,蔚來汽車要更加明確強調自身定位,讓蔚來“汽車不只是交通工具,更是一個可以自動駕駛、附有人工智能以及服務系統的可移動生活空間”理念深入人心。

其三,就目前來看,蔚來汽車推出的“換電”模式由于其汽車保有量小和電池標準不一致等問題,使得這一模式難以持續進行。而蔚來汽車要想在互聯網造車市場上站穩腳跟并加快其發展步伐,就要“揚百家之長,避百家之短”,分析此前采用“換電”模式失敗的企業,用以規避風險;分析電動摩托車換電成功的原因,找到可以借鑒的點,之后對蔚藍汽車推出的“換電”模式進行相應的調整。再者,為了避免出現因土地資源的浪費和大規模建造換電站,蔚來系汽車所使用的電池可采用統一的型號。

當下,互聯網造車企業都在火熱進行著,蔚來汽車要想保持目前的良好勢頭繼續發展下去,就要在升級產品的同時,解決其存在的信用度低下、品牌影響力小等痛點問題。

總體來看,互聯網汽車的發展已經是大勢所趨了,而隨著互聯網造車新秀的不斷入局以及傳統汽車行業的不斷升級,蔚來汽車將會面臨更多的挑戰。至于蔚來汽車能否在互聯網造車領域大放光彩,現在還難以斷言。

(文章來源:億歐網 作者:劉曠)

2018香港历史开奖结果